家装网欢迎您的光临!
 

养女和丈夫之间的变态情感

2019-7-10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去年12月28日这天,生意清淡,我盘了盘货,打算赶在银行关门前去办理点存取款业务,顺便进些货回来。出门时正好3点,我不忘嘱咐一句,“小雨,三子,好好看店。”   小雨是我的女儿,准确说应该是养女,我和钱鹤明再次组织家庭时他带过来的,而三子是我雇的临时工...

  去年12月28日这天,生意清淡,我盘了盘货,打算赶在银行关门前去办理点存取款业务,顺便进些货回来。出门时正好3点,我不忘嘱咐一句,“小雨,三子,好好看店。”

  小雨是我的女儿,准确说应该是养女,我和钱鹤明再次组织家庭时他带过来的,而三子是我雇的临时工。三个人守店不多不少刚刚好,刨开成本、房租、伙食、水电以及薪水等开支,还有两千多元盈余,加上钱鹤明开货车挣回来的钱,一家人过生活马马虎虎。

  5点左右,事办完了,我拎着打的货,却拦不到一辆的士,于是想起给钱鹤明打个电话,让他绕个道捎我回家。不料他的手机关机了,我一通电话追到公司里,共事的师傅说:“老钱手机没电,一个小时前就回去了。”

  我只好自力更生。等将货盘进店,差不多6点了,三子一个人在店里,却不见小雨的影子。

  “丫头上哪儿去了?”

  “她喊肚子疼,回家吃药去了。”

  “走了多久?”

  “大概半小时吧。”

  三子噼里啪啦不假思索地答着,我嘴上挂着淡笑,身体里每个毛孔却在冒着冷汗,各种关于钱鹤明和小雨不好的猜想,在脑子里乱窜。这绝非无稽之谈,我略显龌龊的念头源于他们早露出冰山一角的苗头。

  其实,钱鹤明和小雨两人也非亲生父女,老钱第一段婚姻维系了不到3年,就被嫌他无用的老婆给甩了,此后十来年他一直未再娶,是小雨的妈妈改变了他独身的想法。只可惜,那可怜的女人在大前年死于一场车祸,而小雨的亲生爸爸英年早逝,她成了个孤女,老钱于是咬咬牙,决定带着这个命苦的养女过日子,有粥喝粥,有肉吃肉。女人私房话(http://sifanghua.com)

  人穷志不穷,这也是当初我看上老钱的原因,我们都是受过婚姻之苦的人,了解风雨中飘摇的辛苦,抱在一起过日子,苦也是甜。记得小雨头一回上家里来吃饭,有点认生,我搂着她说:“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,妈妈一定风风光光送你出嫁。”

  凭良心说,三个毫无血缘的人重组家庭的确需要勇气,我不是假装伟大,而是真心实意。那以后,但凡我的事儿老钱均十分上心,私下用车帮店里运货、接送我上下班,家里有了个男人,装灯泡、通下水道、灌煤气之类的粗活,不用我再发愁了。人前人后,小雨亲热地叫我妈妈,念完技校,她进商场当了名营业员,虽说收入微薄,但也晓得逢年过节孝敬我们。一家三口的和睦,让我有种“寒冬过后,便是暖春”的满足。

  老钱和小雨父女的关系倒真是出奇地好,手挽手出门,一起过早,有时连下班也是前脚跟后脚,日子长了,连隔壁邻里都觉得怪别扭,拐着弯子提醒我,我老是向着他们,说:“天下哪有父女不亲的?感情好才正常!”

  可这份信任不久就不攻自破了。一个周末的晚上,小雨坐上老钱大腿撒欢的一幕被我撞上了,我浑身的血一下子沸腾起来,从脑盖烧到下腹。作为上辈,这么干就叫乱伦,可老钱拼命辩解,说小雨从小缺少父爱,感情还不成熟,给他一点时间,关系慢慢会理顺的。我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被他灌下了迷魂汤,不过为解心有余悸之忧,我劝小雨辞掉了商场的工作,来店里帮忙,人天天在眼皮子底下,总归放心些。

  看来,我还是失算了,小雨这枚花骨朵,随时摇曳着青春的资本在老钱生命里绽放娇艳。

  店子离家不远,我慌慌张张地往家里赶。不是说看谁走路的时候带着风,谁就离出事不远了吗?此话一点不假。当我掏出钥匙,轻手轻脚开锁,关上门后,我预感到屋内某些见不得光的东西,像苔藓一样在阴暗处疯长。

  “我们得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?”里屋,小雨柔情蜜意地盯着钱鹤明看,眼神似雾锁荷塘般地勾人,“我看,还是跟妈妈说清楚算了!”

  “别着急,我心里有数。”

  简单两句对白结束后,两人竟情不自禁缱绻在了一起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文章出自:家装网www.chinajzw.org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