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家装网欢迎您的光临!
 

迷途知返的小姑挽救了我的婚姻

2019-6-10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初见她时,她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,她的皮肤很白净,光洁的额头下面闪烁着一双清亮的眼睛。她的身材也很窈窕,一条长长的马尾在她的身后活泼的跳动。不过,当她看到和她哥哥站在一起的我时,眼里还是立刻显露出了一丝嫉妒。   她就是我的小姑,一个当时很爱说爱笑的女...

  初见她时,她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,她的皮肤很白净,光洁的额头下面闪烁着一双清亮的眼睛。她的身材也很窈窕,一条长长的马尾在她的身后活泼的跳动。不过,当她看到和她哥哥站在一起的我时,眼里还是立刻显露出了一丝嫉妒。

  她就是我的小姑,一个当时很爱说爱笑的女孩。她与她唯一的哥哥相差六岁。在她的世界里,她已经习惯了独享一份哥哥对她的温馨。这么多年里,她在那个家庭里过惯了爹亲哥疼的幸福日子。如今,对我这个外人的到来,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。

  她最初对我的那份不忿与不满意,就在我与她哥哥还没有结婚前就显露的淋漓尽致。她那时上学的学校离我开的小店不足两百米。可是,每逢她哥哥让她给我捎带什么东西时,她却有意无意的遗漏了几次。这种复杂的心态,就在一次他们家里改善生活时被她展现的一览无余。那天,时间已经临近正午一点时,她才推着自行车磨磨蹭蹭的走了进来,不情愿的叫了一声嫂子后,就说家里做了清蒸排骨,哥让我骑车带你去打下牙祭。

  我过门后的第二年,公公就因为一次一场突发的疾病离开了人世。从此,这个家庭就只留下了她和我还有我的丈夫。公公下葬那天,我看她在一旁哭的声嘶力竭。当时我已经怀胎八个多月,医生叮嘱一定不要太过悲哀。于是,我只好强忍悲痛轻轻的走过去,抚着她的肩膀告诉她,没关系,从今以后,她的哥哥一定可以担当很多角色。

  后来,在我们孩子出生的第二年,我们带着她一起来到了异乡为生活打拼。她当时已经接近二十一岁,就在街上谈了一个小混混。任谁说都不听一意孤行要嫁给那个坏男人。她的哥哥气急了,劈头盖脸把她狠狠打了一顿。然后,就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。我做好饭给她小心翼翼的端去时,她嘟着嘴抹着眼泪说她不吃,口不择言的说他凭什么干涉我的恋爱自由。女人私房话(http://sifanghua.com)

  说到底,她还是没有拗过她的哥哥。我们夫妇放下日进万元的生意不做,专门带她回到老家解决恋爱对像的事。最终,在我的一个远房亲戚里为她寻觅了一个中意的男孩,那个男孩家庭环境很好,家里还办有一个中型的加工厂。婚后,她的生活也曾遭遇过一些波折。她的卵巢因为先天性的原因有些发育不良。婚后两年肚子都没有动静,急着抱孙子的婆婆就有些按捺不住,老是拿人家的孩子嘲讽她的生育问题。好在那个男孩对她情深意厚,直接站在她的一边为她撑腰作主。

  关键时刻,我的丈夫又显露了他的哥哥本色。他让我赶回去,陪她到各个医院就诊。还整天焦急的坐在电脑前搜罗一些这方面的信息。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,到最后,她真的怀了孕。而且,大有一发不可收之势。先是生了一个女儿,后来,又生了一个足足八斤重的儿子。把她的公婆整个都高兴得合不拢嘴。而且,他们家的生意也越做越顺,没过两年,利润就足足超过了我们一倍。

  这时候,我们姑嫂的关系已经非常的和睦。我们经常通电话,在一起说些女性的私密话题。她叫我美嫂子,我叫她俏小姑。整个的感觉就像是一对无话不谈的亲姐妹。在我们的生活都风平浪静期间,他的哥哥因为初涉电脑在网上遭遇了一个女骗子。那个女人很会说,总是扮演的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。她说她从小就父母双亡,现在又不幸患了一种血液病。于是,他的哥哥就被那个女人的无助搅动了善良的心。他坚持让我拿钱出来,还讽刺我是一个见死不救的冷血动物。

  我正在哀哀无助之间,她从我隐藏的话语中得知了这件事。于是,她直接打电话谴责她的哥哥是否被迷了心窍。她一生只认我这一个嫂子。然后,她又直接打电话找到那个女人,告诉她我家的财权都有我掌握,她想要诈骗可真是找错了门。最终,经过她的多方规劝,她的哥哥迷途知返,彻底认清了那个女人的真面目。后来,他除了上网查找一些与生意有关的信息。再不随意接受一些女网友的交友邀请。我们的生活也因此变得更加幸福和睦,充满了温情。

  有人说,嫂子与小姑是天生的一对敌人,总是在口角中计较着自己的所得与付出。但是,我却真的想说,与小姑分享一个男人的爱,真的很幸福……

  相关热门推荐

  午夜我与入室的小偷激情

  继父与继女被我捉奸在床

  那晚,老公喂我吃春药后

  和姐夫偷情 我对不起姐姐

  八大女星与干爹的复杂关系

 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适?

  我和婶婶过了两天的“夫妻生活”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文章出自:中国家装网www.chinajzw.org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下一篇:没有了!